消茶

突然get新思路
我是真的慌了😂

仔细想一想
世界的这一边和那一边有时差
我们现在看到的即将看到的期待看到的
在那一边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持续沉迷搞cp突然清醒受了刺激哭晕在床上

【鳟鱼】Lemon

Chapter3

“喏。这张就是啦。”刘若瑜指着一张合照上的红字。

“那这个是妈妈吧?”陈凯文伸手指了指最中间的白裙少女。

“Yes.一眼就认出来了哦?”刘若瑜眼睛笑的弯弯的,一只手抚上儿子的后脑勺。

“当然了,妈你这么多年都没变过,还是这么好看。”陈凯文往刘若瑜那边挪了挪。

“那何叔叔是哪个?”“你自己找找看?”

“是这个吧?背琴箱的这个?”

刘若瑜凑近看了看儿子指的位置,“是这个啦。何叔叔大我两届。拍这个的时候你何叔叔大四,我大二。”


她还能想起十八岁的校园,十九岁的礼堂,那首令人难忘的小夜曲,那位惊艳了每一条林荫小路的“何师兄”。



陈凯文的课余生活是有些无聊的。每个节假日完成了功课之后,基本上也都是在家看书学习。不想出去娱乐,是因为想多陪陪妈妈。毕竟他们两个人在洛杉矶也算的是相依为命了。妈妈的长期操劳也好,孤立无援也好,自己都看在眼里,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无论怎么样都要好好用功,不能让她失望呀。


刘若瑜不想儿子的心思,也不想他这么紧张,却没有什么办法。

自己的儿子她自己知道,倔。跟她一个样。


不过,这样紧张的学习氛围在某个周末开始得到了改善。


周五放学走在回家路上,陈凯文怎么都抑制不住心里的雀跃。一边哼着歌,一边想着此时应该已经到了自己家的那位何叔叔。

仿佛自从上次在餐厅里偶遇之后,不仅自己的课余时间被安排的丰富多彩,就连妈妈都也开心了许多?

大概是错觉。   不过他还是很开心。然后就是脚底生风了一般的跑了起来。

“Kevin!”被叫了名字,停下来回头看。

“何叔叔!”何戊尊伸手压住头上的帽子,点头,“上车。”

“好嘞!”和妈妈的老同学认识了没多久,却已经异常熟络了。或许是缘分吧,他能想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了。

既然这么有缘,那多聊些自己平时没法说的也不过分吧。

“何叔叔,要是我爸爸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何戊尊闻言奇怪的偏头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少年先是叹了口气,“您都不知道我爸有多忙。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就没什么时间陪我。像辅导我写作业,接我上下学什么的,我连想都不敢想。”

少年抬头看了眼后视镜,想看清何戊尊的表情。未果。

他于是继续说下去。“后来我上高中,也不知道我爸妈怎么商量的,就把我送国外来了。然后我妈也就跟着我过来了。你说就是这样,起码一天打一个电话,现在视频通话也这么方便。可是他就跟完全想不起我俩似的,平时也不打电话,要不是他定期寄钱过来,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俩了。”

陈凯文说着又叹了口气,引得何戊尊又去看他。

“这些事情你跟你妈妈讲过吗?”

“没有。不想她担心我。”

何戊尊笑了起来,“好小子。知道心疼妈妈。”心里却是不怎么笑的出来了。

怪不得。

当初看到高兴整理的文档里那个叫陈放的男人搂着明显不是刘若瑜的一个女人参加商界年会,就觉得不对劲。

基本上每次都是那一个人,也算不上是顶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怕不是……

正想到一半,抬头望后视镜看到了一脸忧郁的陈凯文。忽然觉得自己在孩子面前想这些有的没的总归是不好,于是斩断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推理。

“不许瞎想。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车子开到刘若瑜家门口,何戊尊停好车子跟陈凯文一起进门,毫无违和感的熟稔。

本来是给偶尔过来的陈放预备的停车位,可是天知道那男人多久没过来洛杉矶了。刘若瑜每天进进出出的看着那块空车位,恨不能把地砖铲开种上果树。


刘若瑜一点都不傻。

她当然什么都知道。

陈放每个不回家的夜晚是跟谁一起度过的,那个从没谋面却关系着自己家庭存亡的孩子,以及。

为什么他会突然提议把她和儿子送来洛杉矶。

突然找了工作是因为不想和社会脱节。就算没了那个男人,也得让孩子好好读书,好好生活。

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啊,只是不希望陈凯文为了大人的事情分心。又或许,像她的名字那样。

大智若愚罢了。


然后是门锁的声音响起来。

“回来啦?”

“嗯!何叔叔接我回来的。”刘若瑜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

“稍等啊!饭马上就好。”


陈凯文像往常一样钻进厨房帮妈妈做饭。

何戊尊坐在餐桌前注视着厨房里两个身影。陈凯文窜来窜去的帮刘若瑜打下手,刘若瑜轰他出去,他非但不走,反而亲了下她的脸。刘若瑜愣了下,然后轻轻推了他的肩膀。陈凯文跑去一边,把刚刚切好的菜扔进一口小锅,拿着汤勺一圈一圈搅着。晶莹的水汽和着空气中氤氲着的香味一股脑的飘出来钻到何戊尊的鼻子里,眼前也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有些恍惚了。

眼前那一幕好像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他开始羡慕又很同情那个拥有如此安稳恬静的幸福却又丝毫不懂珍惜的家伙。

不过他也要感谢这个家伙。感谢他让当年那场不知道是因为一见钟情还是不怎么日久就生了情的暗恋有契机得以延续。


直到刘若瑜把一整桌菜做好端上桌,他才回过神儿来。

“吃饭啦。”


“若瑜,我想麻烦你件事。”

“嗯?麻烦我?”

“是。我想请你到我们公司去上班,做我助理。”

————————

好了。开始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化学。👌🏻

绿蕤i一朵小卿吹呀_:

_:

数学物理.

樱逹:

everything.当然,最重要的物理数学背单词背文言文

疏野:

同样 “上课百分之二百的记忆 专心 举一反三" 错题就在桌角 要用心去看 去记 做着做着就有出路了 数学会好起来的

竖言:

Avokado鱼_2018:

圆锥曲线第二问的运算
还有上课百分之二百的专心、记忆、举一反三。

zzheng好:

别害怕 做就是了

故时影子:

嗯 理综

M-ichigo3:

共勉

🐳 浙大学妹💦:

历史。

最喜欢:


#MY LIFE
做着做着就有出路了

【桃心】你好像有点甜

-私设上线。

-圈地自萌。

-真人预警again

——————————————

7。

赵立新拿起手机,一条经纪人的微信语音。

“赵老师,一部新剧想找您演。大概情况在文件里,您稍微看一下,接还是不接。”

他于是点开手机通讯录,想要给他的搭档打个电话。

手机铃声刚好就响起来,备注“敏涛”。

赵老师往沙发上一瘫,一瞬间自我感觉良好。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了。他清了下嗓子,接通电话。

“喂?敏涛呀?”

“诶,赵老师,是我。那个《南烟斋笔录》的剧本,您也看到了吧?”

“是,我看过了。”

“您觉得?”“我觉得不错。”赵立新带着点试探回道。

“嗯。我也觉得。”

这么一来就好办啦!赵老师寻思着待会儿给经纪人回消息。

赵老师和刘老师又聊了好一会儿,直到赵老师觉得刘老师的声音似乎染上了点倦意,于是他和刘老师到了晚安,结束了通话。

赵立新随后给经纪人回了消息,接下了新工作,并且十分开心的表扬了自家经纪人几句。在成功把经纪人搞懵之后,他心满意足地回卧室休息了。

躺在床上,一向沉稳的赵老师此刻笑的像个200斤的孩子。

What a lucky day!

8。

就这样,顺利又愉快的拍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两位老师的革命友谊越来越深刻,其程度已经达到了“就算大家看到两位老师每天成双入对也都不会惊讶”的程度。

某次,在某家的府邸前,刘老师莫名兴奋的拉过赵老师要在门前合影。在两位老师对剧中人设选择性失忆,不计前嫌地化干戈为玉帛地友好举动下,又引发了现场各位主演的围观合影。大家一扫剧中的恩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开始各种合影、合影。其乐融融,一片祥和。

全程目睹着一群上一秒还在互怼互虐互相伤害的演员下一秒就开始蹦蹦跳跳的自发合影,导演,摄影师等一众工作人员纷纷表示自己仿佛看到了精神病院里的精分现场。

好像从业20余年的老戏骨不仅演技超群,帮自己抽戏的能力也是别人指望尘莫及。

但是事实证明,They are wrong.

9。

转眼到了刘敏涛杀青的这天,演过对手戏的演员还有化妆师服装师一大帮子人都来跟她拥抱合影。她女儿倪妮更是直接跑过来搂着她就喊“阿娘”。

可是在剧组里跟她聊得最好的赵老师好像没什么舍不得的情绪?

两个人拥抱然后会心一笑,大家看着他俩仿佛有什么秘密似的呈现出奇怪的默契,倒也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见两人看着即将要say“Goodbye"的两个人笑成了两朵花,又郑重其事的说了“再见”,还是觉得有些诧异。

在人人忙的四脚朝天的演艺圈,只合作了一部戏的主演和特别出演好像没那么容易再见。

不过即使看起来没那么容易,他俩却是真的再见了。

10。

在很久以后,赵老师想起那部《南烟斋笔录》,最先闪进他脑子里的,是那句“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

Say “Goodbye”没多久之后,刘敏涛和赵立新再一次在剧组重逢。

这次的赵老师完全没有丝毫小情绪,他非常满意演他剧中cp的那个女演员,并且在看完两人相爱相杀相爱的完整版剧情之后仿佛收获了一份二十年之前那种可以不休息的一直一直一直拍戏的满满的活力。

当然了,一直一直一直拍戏当然是不可能的。赵老师在收获了满满的戏份和满意的搭档还有搭档的满满的戏份的同时,也收获了喝喝茶,聊聊天,这样与搭档增进感情的机会。

不久之后,赵老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两个单身男女青年难道就只能在革命友谊这一阶段止步不前了吗?

不可能。

【桃心】你好像有点甜。

小段子。【捂脸】可能有剧情,但是真的没逻辑。

真人预警

0。

《我好像有点甜》

海桑

让大海再大些,再蔚蓝些

再多些色彩斑斓的水族

再多一个有关美人鱼的传说

我愿意听到这些消息

我听到这些消息就高兴

于是我笑了


让长河再长些,再宽广些

再心潮澎湃得快要泛滥些

再多一个孔子模样的哲人

坐在水上叹息吧

我愿意听到这些消息

我听到这些消息就欢喜

我的泪就要涌出来


知道这些宏大的事物在那儿

我便安心,我便愿意自己再小些

虽说是水至清则无鱼

就让我再清一些吧

我愿意是一汪水一缸水一碗水

叫那个嘴唇干裂的人

用瓢舀起来就喝、用手捧起来就喝

把头栽下去就喝吧

然后他抬起满是水珠的脸,他就笑了

我好像有点甜,是吧

可我不是糖,对吧

1。

刘敏涛给赵立新留下最开始的印象还是在那场难忘的天盛长歌。

“冰天雪地”的,一个女演员穿的比他还少,跪在石板路上,被冻得身子有些抖,背却依旧挺得很直。

导演喊“cut”之后,赵立新为她松了口气,走过去要搀她起身。

刘敏涛脸上一红,小小声开口,“别了吧赵老师,我手上全都是鼻涕。”

赵立新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人真是太可爱了。

2。

刘老师成功引起了赵老师的注意。

只需要多往片场去观摩下她演戏,再结合她以前的作品和她每天抱着剧本不撒手的劲头,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她和他一样,活脱的一个戏痴。

赵立新兴奋了几天,没事儿就去片场溜达,希望能围观刘老师演戏,然后同她进行友好交流。

不过他没开心多久。

因为他发现刘老师的戏份还真是蛮少的。

某天早晨,赵老师一睁眼,想起昨天跟刘老师助理聊天时打探到的消息——

今天早晨是有刘老师的戏的。

赵老师赶忙起床,整理好仪容仪表,赶去片场。

刘敏涛一早化好了状,在离拍摄现场不远的地方看着剧本。

此刻,迎着晨曦,可爱的刘老师一手举着剧本,另一只手拎着裙摆,点着脚在石砖上蹦跶。

赵老师一边笑着看她蹦跶,一边悠悠然往前走。

“赵老师?”没戴眼镜的刘老师眯着眼瞅了瞅,大概认出了来人。

赵老师装作早起出来遛弯儿的样子说了声“好巧”。然后开始跟刘老师进行友好交流。

3。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他俩一块儿往拍摄现场去。

刘敏涛走在前面,赵立新笑眯眯地跟在她后面。眼看着到了现场,刘敏涛突然又折回来。

“赵老师,我可能记错了。”

“记错了?”赵立新觉得奇怪。刘敏涛偶尔犯个迷糊他倒是知道,不过在工作上可从来没出过什么错误。

赵立新拿过她手中的剧本,翻到折了角的一页,上面的日期标记的清清楚楚。但是看了看前面的演员和现场道具,好像的确有些不对。

“不就是今天吗?哪里记错了?”

说完也不管刘敏涛的反应,拿着剧本去找现场导演了。

不久,现场的工作人员们就听到赵老师微怒的吼声传来:“你们在剧组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就不能走点心嘛?!”

4。

事情是这样的。剧组里的一个演员因为过两天要有别的工作,所以把一场拍摄提前,刘老师的那场戏就被安排到后面了。

本来是没什么的,剧组里大家协调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可是刘老师并没接到任何通知。

这就直接造成了刚刚赵老师炸毛的一幕。

刘敏涛上次拍完那场“跪戏”之后,膝盖疼了一阵子,赵立新是知道的。赵立新后来颇为在意的嘘寒问暖,刘敏涛就只是笑,然后调侃道:“人老了,零件没有以前那么好用了,不碍事的。”

赵立新有点心疼,心疼她总是把事情都闷在心里,也心疼她穿着不厚的衣服在外面白白等了那么久。

在场的工作人员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不约而同的飘过了黑人问号。

他们当中有谁见过赵老师生气吗?

没有的。

刘敏涛站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于是她轻轻拽了拽赵立新的袖子。

“别生气啊赵老师,没关系的。”

赵立新在心里小声喊了句“小傻子。”然后又暗自担心了一下,“看你要是感冒了还能不能说的出来没事。”

赵立新回头看了眼刘敏涛,见她冲自己眨了眨眼睛。奇怪,好像发不出脾气了?然后什么也没说,晾下片场的一群人,拉着刘老师转身走了。

5。

虽然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忘记通知刘老师的执行导演态度诚恳的道了歉,刘老师和蔼的原谅了他,拍摄也是有条不紊的继续着,但是赵老师的小情绪却意外的持续了很久。

本来嘛,作为一名在演艺圈奋斗了这么多年的演员/导演/编剧/教授,遇到一个戏又好,也没有架子,还和自己以外的聊得来的女演员,是一件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结果,不仅这人和自己的对手戏少得可怜,就连看她演场戏也变成了“机会难得”了?

赵老师今天也想耍个小脾气。

6。

赵立新的小情绪因为新工作的到来而彻底平息。

这天,他吃过晚饭回到酒店,看见客厅小桌上躺着一份文件。

“南烟斋笔录?”赵老师带着好奇翻看着那几张纸,却惊喜的发现刘敏涛三个字出现在演员表自己名字的下方。等他看过了人物简介,就更兴奋了。

于是他继续兴奋地阅读着文件最后附上的一段剧本。刚好是他和刘老师的对手戏。

赵老师看了一半,心中隐约飘过一丝疑惑。

从静妃到明镜,再从秋明缨到芸娘。

刘老师居然是被虐专业户吗?


来吃饭团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丑死了

【鳟鱼】Lemon

Chapter2

“妈!”刘若瑜刚进家门就被陈凯文扑了个满怀。

“今天工作还顺利吗?”凯文帮她放好外套。

“顺利啊。能有什么不顺利的。”刘若瑜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呢?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吃过饭了?”

“吃过了呀。”他给刘若瑜倒了杯水。“妈,还是你做的饭好吃。你别去上班了嘛。”

“妈妈在家待的无聊嘛,你知道的。想吃什么,妈妈做给你就是了。”

“你还是别辛苦啦。明天周六,带我去吃中餐。”陈凯文拽着她的胳膊摇了摇,似有些撒娇的味道。

“好~明天上午你到山之屋去写作业,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可以带你去看电影。好不好?”刘若瑜一挑眉,看着儿子。

“那就这么定了哦。明天早起跑步,然后……”陈凯文絮絮叨叨的拽着妈妈的胳膊上了二楼。


凌晨两点钟

何戊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闭眼就看到她。

看到她大学时笑眼盈盈地对刚排练完热出了一身汗的他说“辛苦了”。

也就是那一双笑眼,成为他对大学时期那个姑娘的长达二十年的怀念的源头。

他又看到她昨天下午带着局促冷清的笑意对他说“不客气”。


他干脆起身开了瓶红酒,又打开电脑,点开被他反复阅读了好几遍的那个文档。

“陪儿子到洛杉矶读书”

“丈夫从事国际贸易”

“全职太太”

何戊尊看着屏幕上被自己标记出来的红字,心里一阵酸疼。

也不知道那陈放是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能让她放弃了工作在大洋彼岸陪孩子。

40岁,儿子18岁。所以她大学刚刚毕业就生下孩子了?

就算没有机会了,起码能做朋友吧?来自朋友的帮助,总不会拒绝吧?

就这样,他一边给自己灌着红酒,一边胡思乱想着,然后就倒在沙发旁边,睡着了。


第二天,何戊尊早早的到了山之屋,一眼看到坐在角落里正在写字的男孩儿。

没记错的话,昨天有在高兴传来的文件里看到他——刘若瑜的儿子,陈凯文。

眉眼间确实与他母亲相似,嘴巴也是生的很像。

何戊尊歪了歪头,走到那孩子对面,将帽子摘下,冲陈凯文一颔首。

“这位先生,我可以坐在你对面吗?”

陈凯文从物理题里抽离出来,看着眼前奇怪的男人。已经是夏天了,太阳怕是能把人烤焦,眼前的人,却穿着整齐的西装三件套,衬衫,长裤,一件马甲背心,手里还拿着一顶黑色爵士帽。

陈凯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啊。好。”

“谢谢。”何戊尊礼貌地一笑,坐在陈凯文对面,“在做物理题?”

“是。”陈凯文略显焦虑地拧开钢笔帽又拧回去。

“需要帮助吗?”——既然想跟她做朋友,自然也要跟她身边的人混熟才行。

何戊尊就是这么想的,直白而又简单的目的。

“可以吗?”“当然,难得遇到你们这样的中国留学生。嗯…”何戊尊拉过他的习题集和草稿纸。

“哈。思路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这个地方…”他拿起铅笔,划掉几个公式,然后又在下面写了起来。

“是这样!”陈凯文看着他写了几步,兴奋的小声叫出来。

“明白了?”“嗯!谢谢叔叔!”“客气了。”

“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何戊尊如是想。

于是他俩写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过了好久。

“Kevin。”刘若瑜忙完手里的活儿,给陈凯文倒了温水端来。看到何戊尊,愣了下。

“何总?”想起他昨天到店里,孟经理这样叫他,刘若瑜微笑点头。

何戊尊起身回笑,难掩内心激动。他把那张被夹在相册里将近20年的节目单从上衣口袋里抽出来展平。

”刘小姐,不知道你对这个,还有没有印象。

刘若瑜把那张纸拿起来看了看,手抖了下。

“小提琴独奏《小夜曲》。”刘若瑜轻声读出被红笔圈出来的字,接着看后面的表演者。

“何戊尊…”刘若瑜思考了一秒,“是你啊!”

“还记得我?”“学长嘛!拉了小提琴之后就火了呀!”刘若瑜捂嘴笑了下。

“哪里就火了哈哈哈哈。师妹,真会开玩笑。”

………………

陈凯文看着两人一来一回的叙旧,拖着习题册挪到里面。

何戊尊看到他的小动作,低头笑了笑。“这是你儿子。”陈述句。

“是,我陪他到洛杉矶读书的。”

何戊尊一挑眉,“我刚给他讲了物理题。这么看来,你以后你有什么不明白的,还可以来问我。”

陈凯文抬头看着他俩,刘若瑜看了眼陈凯文,母子俩同时笑起来。

何戊尊看着刘若瑜笑的开心,感觉自己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那场暗恋,炽热而又隐秘,只他一人知晓,随着他的大学毕业而被埋进土壤。

“中午一起在这儿吃饭吧,我请客。”何戊尊坐下来,然后示意刘若瑜也坐下。

刘若瑜刚想拒绝,却发现儿子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那好吧。”刘若瑜坐下,“那先谢谢你啦。”


一顿饭吃的十分愉快,何戊尊和陈凯文意外的聊得来。

陈凯文最后一个吃完,刘若瑜起身要去结账。

“诶,师妹啊!”何戊尊伸手拦住她,“说好我请客呀。”从衣袋里拿出钱包翻了下,然后面露尴尬,抬头看着她。“嗯…你吃过霸王餐吗?”

一旁喝水的陈凯文咳了两声,刘若瑜懵懵地看着他,“何总?”

何戊尊看着她,笑了出来,“开玩笑的,你都叫我何总了,这家餐厅是我们公司旗下的,我每次都吃‘霸王餐’。”

刘若瑜皱着眉头笑了出来。“还有,以后别叫我何总,叫老何就可……”

“那不行,你没大我几岁呐~”

“哈哈,我都不介意,你看。”何戊尊伸手指了指头,“白头发。那我叫你?若瑜?可以吗?”

刘若瑜还是笑着点点头,“我没有意见。”

陈凯文眨了眨眼睛继续看着两人,总有种自己是电灯泡的错觉,他在心里默默地跟爸爸说了声抱歉。不过,他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叔叔,虽然从认识到现在不过三个小时,却莫名的有种亲切感。

不像他爸,一天也跟自己说不上几句话,整天冷冰冰的。陪自己做作业就更是妄想了。

刘若瑜见儿子发呆,拍了拍他的头,“想什么呢?”然后母子两个对着笑开了。

“时间不早了,送你们回家吧。”何戊尊见气氛愉快的很,主动请缨。

“不麻烦何总…不麻烦师兄了。”刘若瑜想叫老何,发现叫不出口。

“不麻烦。我在洛杉矶是闲着没事做的。”

刘若瑜不好再拒绝,何戊尊紧接着说,“那好的呀,谢谢你啦。”


当晚,刘若瑜抱了厚厚的一本相册坐到沙发上。

“Kevin!来跟妈妈一起看相片啦!”


【鳟鱼】Lemon

何戊尊&刘若瑜

只借用基本人设并没深究时间线和具体设定的情况下一切都是乱写【顶锅盖逃跑】

—————————分割线——————————

Chapter1

何戊尊第一次到洛杉矶的山之屋分店视察,就遇到了故人。

其实也不能算是故人。

只是当眼前人的身影和自己记忆中的身影重叠起来,他确实恍惚了。

她叫什么来着?刘若瑜?

除了弯下去的脊背弧度和变短了的头发,其他都和记忆中那人一样。


不过……

她怎么会在这儿?洛杉矶的一个华人餐厅里,还穿着服务员的一身工作服?

在何戊尊的印象里,她还是那个微扬着下巴,身穿纯白色长裙,在艺术节后台给大家分发节目单的文化部部长。

何戊尊一边望着正给客人端上茶水的刘若瑜出神,一边薅起了手中肖恩的羊毛。


坐在他身边的韩木和对面的餐厅经理看着明显开始跑神儿的副董,面面相觑。

“何董?咳咳。何董!”

“诶诶,什么事?”何戊尊把思绪拉回来,重新注视着面前的经理孟唯。

孟唯把文件夹放到何戊尊面前。“何董,这是开业两个月以来的业绩报表。”

“哦。好。”何戊尊低头认真看起了报表。


“孟经理,刚沏的茶。”“放下吧。”

轻轻柔柔的声音,引得何戊尊抬头看了一眼。

刘若瑜,真是她。

“谢谢。”他礼貌性地说了句,没忍住冲她笑了笑。

“不客气。”刘若瑜局促地理了下耳边的碎发,点了下头,而后端着茶盘转身走开了。

何戊尊为着曾经刘若瑜眉眼间的飞扬跳脱变成了如今的低眉眼顺而感到疑惑,低头掩饰着心中的波澜。

“小孟。”过了会儿,何戊尊抬头看向对面的孟唯。“不错,业绩不错。继续保持。”

“嗯,我想,问一下。”他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刚刚那个人,端茶水的那个。是这儿的服务员?”

孟唯一愣,何董今天有些奇怪?

“对,开业没两天就来了。虽然年龄大了些,但是干活很麻利,就让她留下了。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没有问题。不过…”何戊尊用食指敲了敲桌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在意这件事。“关于她的个人情况,你知道些什么?”

“何董?”韩木有些诧异,公司的副董事长打听自家餐厅里一个服务员的个人情况,似乎不太合适。

何戊尊似乎明白韩木心中所想,伸手打断他的话,“无妨。小孟,你说。”

“她叫刘若瑜,好像是陪着儿子来洛杉矶读书的。”

儿子?“那孩子的父亲呢?”何戊尊好奇地问了下去。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她来洛杉矶快有两年了。之前好像没有工作经历的。”

“这样啊。”何戊尊看着面前的茶杯出了神。“谢谢了,小孟。”


何戊尊回到家后,把那张照片翻了出来。

是十几年前的照片,大学艺术节演员的合影。

他背着小提琴的琴箱,目光落在前面女孩的长马尾上。

那女孩就是他们的文化部部长,刘若瑜,让何戊尊在大学毕业之后,也一直记着的那个人。

何戊尊手指轻轻抚过照片上少女的脸。她还真是没怎么变,这么多年过去,自己已经开始冒出白头发了,她却好像,还是以前那个样子。


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喂?高兴呀?”“诶。是我,何叔。您让我查的那个人的相关信息,我给您发了邮件了,您注意查收。何叔,我问一句不该问的,这个漂亮的……”顿了下,“姐姐,是您什么人啊?”

“知道不该问就不要问了。”何戊尊打开电脑,点开高兴发来的邮件开始浏览。

“何叔,我再说最后一句。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去追。还有,别老跟漂亮姐姐念叨吃素!拜拜!”

“嘿。小兔崽子。”猝不及防被吐槽之后又被挂了电话,何戊尊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儿子都18岁了,你让我怎么追啊……”

unnatural

“跟你爸爸很像啊!有人这么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