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茶

嗓子哑了所以叼着水笔学Lana的声线瞎哼唧


“I'm dying,I'm dying.”


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jdls也好。zls也好。

中偶也好,姐弟恋也好。

有没有都无所谓了

每一个角色都能把我虐到心碎成玻璃渣的刘老师才是刘老师


我爱刘女士一辈子!

明天去学军啦啊哈哈

希望婷婷对我好一点。

语文月考炸了,还是要多看点书咯不能整天嘻嘻哈哈追剧看阿姨咯

生日蛋糕get。

我的生日赶上军训了讨厌。

说起来,琅琊榜里面的言皇后可真好看

当我一边垂死复习地理一边单曲循环逐辰归,突然的就哭了。心里五味杂陈的那种。顾劳斯是魔鬼是魔鬼

刘女士从门上的猫眼望出去,那人的卷发像是因为长途奔波而显得格外调皮了些。一卷一卷的——活脱脱一棵西兰花。


于是她把人迎进来,见对面人顶着一棵略显滑稽的西兰花偏又十分认真地注视着自己,不禁低头轻轻笑了一笑,然后在他诧异的目光里,伸出手去帮他理了理头发。

“赵老师要记得注意形象呀。”



他们一路逛到黄浦江。江畔闪烁着的绚丽的霓虹灯和对岸办公楼里灯光使得他们放缓了脚步,空气也随之变得柔和又暧昧。

刘女士走在赵先生前面两步,两手背在身后徐步走着,时不时踮起脚尖来,仰头望望月空。

未及肩的头发此刻随着江边的晚风跳跃着,连带着赵先生的心也跟着雀跃了起来。

他于是迈了一大步,鼓足了勇气似的牵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把她修长的四指攥在自己手里。


感受到手心忽然传来的温度,刘女士的眼睛不自觉的弯了起来,然后是一抹羞涩爬上了双颊。她装作不以为意的挑起了眉,却格外诚实地回握住他的手。

赵先生得到回应,嘴角毫不掩饰地向上扬起,他看向地上砖块画出的格纹强装淡定,一颗心早就乘着喜悦飞到了月亮上面去。


他们牵着手,一齐扭头看向这座不夜城里那一盏盏不知在等待着谁归家的,亦或是不知为谁而亮灯火。

然后继续信步向前走着。



这万家的灯火之中啊,总有一盏是属于你的。


——————————

 @潋安  我们的头像是神奇的头像

据说大家都被地理老师和英语老师圈粉


啧啧啧我还是更喜欢我们宋妈


(*/ω\*)

“不愿放手,任命运去蹉跎
宁愿接受,有时人会爱错”

【鳟鱼】Lemon

Chapter6

两天过去了,刘若瑜还是没明白何戊尊带她来是为什么。

公司里高层的会议似乎跟她关系不大,她本想给这些人端端茶倒倒水保障一下后勤,却也被何戊尊拦下。


当她在两天之内第五次站在何戊尊面前问他她能做些什么的时候,何戊尊眨了下眼睛,“待着。”

“我大老远的飞过来就为了在这傻呆着?”何戊尊见她丝毫没打算放过自己,一脸无奈地说了实话,“我想你,陪我吃饭逛街看电影。”

“你几岁了啊?!况且,你不是有你的肖恩陪着吗?!”刘若瑜不能忍受他这种幼稚且带有恶意卖萌倾向的举动。

他却又恢复了以往那种人畜无害的温润的笑,“你不要生气嘛。我给你道歉啊。”


良久,她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抬眸。

“那么……你明天能不能放我天假?”“明天没什么工作,我想带你回学校去看看的。”

“下次吧,我有更要紧的事情。”明明是来找他商量的不是吗?可眼里却闪着不容置疑的光。

何戊尊觉得,她应该是决定了什么,却又不想告诉自己。

他一下子想起自己在飞机上跟她念叨的那些话,略微惊讶的想要询问,回想自己自从遇见她之后的举动,大概即使想掩盖亦或解释些什么如今也只能是于事无补了。



大学毕业之后,何戊尊也陆陆续续谈过几个女朋友,不是因为工作就是因为性格,总之最后全都分手了。

家里人也催过他,“想要抱孙子”这样的话,也曾被一天好几遍地念叨过。不过他父母也都是开明的人,看他交一个女朋友,然后分手,并且这样循环了几次之后,就也放平心态,顺其自然了。再后来,他和高放山一起成立方山集团,大事小情都是他们两个亲力亲为,更没有精力去谈什么恋爱。

然后一晃,就是将近二十年。二十年前错过的那个人,又出现在他眼前。

他还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他和她每一次四目相撞的时候,一如当年嚣张的在胸膛里狂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没法在她面前控制自己的关心和殷勤。



此刻,见她笑得一脸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让他把一肚子的疑问都憋回了心里。

“好。”既然无权干涉更无权决定什么,那么,选择相信她就是了。


刘若瑜决定了,离婚。

离婚协议书,户口本,身份证,还有那红色的一本,封皮上结婚证三个字显得格外刺眼。

既然日子都已经过成这样了,那也就不用再继续拖着了。

当初选择妥协是因为儿子太小,现在他也长大了,法律层面上讲,他已经是成年人了。她相信他的接受能力。


第二天,她起得很早,自己打车回了家。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她和陈放一起生活过的那处房子。

敲门,等待,开门的是那个女人。

“若瑜姐……你怎么来了。”

“陆瑶,从法律角度来看,这里现在还是我家。”刘若瑜有些同情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算了。他人呢?”

被叫做陆瑶的女人自然知道她指的是谁,“他出去了,过会儿回来。”陆瑶收起了刚刚的惊讶,转为一副坦然又很熟稔的模样,“若瑜姐,我劝你该……”

话没说完,就被刘若瑜抬手打断。“每次都是这一套词,也该换新的了……我还是别跟你废话了。”


陆瑶见她这样的态度,耸了耸肩,不再说话,坐在沙发上继续抱着电脑打字。

没一会儿,玄关处传来门锁响动的声音。刘若瑜侧身从包里翻出离婚协议书和签字笔,还没等男人进屋就主动迎上去。

“签字。”

眼前的男人比刚刚的陆瑶更讶异,虽然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场面,不过眼前这一幕给他带来的冲击确实不小。

他皱眉,然后自然地将眉毛舒展开来,略带轻蔑的一挑,接过面前人手中的签字笔,“唰唰”两下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终于是如愿以偿了。

刘若瑜看他如此痛快的签下了字,说不心酸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样,好歹两个人结为夫妻也有将近二十年了,他对自己居然就一点感情都没有。

“没所谓了。”她小声地告诉自己。的确,她早就想通了,这也不值得她去为之悲伤。

“拿着身份证,户口本,还有结婚证,去民政局。”

她不关心陆瑶的反应,不给她插嘴的机会,也丝毫不理会她在一旁十分在意的问这问那。

毕竟离婚是她的决定,她是自愿的,而不是被谁逼迫的,不是吗?


车上,两个人一路无话。

到了民政局,一切都十分顺利,儿子归她,连每个月要付的抚养费的数目也是一早就商定好的。其余的一切就都与她无关了,她本来也不在乎

办好手续,两个人一同走出来。刘若瑜看着手里的离婚证,忽然如少女般娇俏地笑了起来,“不是说还要审查什么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拿到了。”

她把离婚证举起来,对着湛蓝天空中璀璨夺目的阳光,明艳的红色映在她眼里衬得那份喜悦更加真实,好像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一样。

陈放在一旁注视着她,试图从中寻到一丝遗憾,愤怒,或者是惋惜。可是她的眼神里分明的只有如鸟儿重回天空翱翔之时的畅快明朗。

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若瑜,对不起。我……”

“别!”刘若瑜在一个上午的时间里第二次打断别人讲话,“你没什么可对不起我的,陈先生。”刚谈恋爱的时候,她总是唤他陈先生,伴随着的大概会是让他完全无力招架的撒娇。这一次开口,却只有客套和陌生。“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有时间能去看看儿子,毕竟你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不过我会找机会让他知道的。”

陈放愣住了。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那个被他和儿子,被生活中的无尽的令人烦忧的琐事给绊住的刘若瑜了。


刘若瑜对他说,“恭喜你,终于如愿地离婚了。”

然后望着远方矗立的,正是方山集团在办公的那幢大楼,她微扬下巴,半长不短的发尾随风翘起,眼里的光芒一如当年地闪耀着,那是对未来崭新生活的憧憬与向往。


陈放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总归是在最后的最后,后悔了一次。



——————————————————————————

关于离婚的程序……我也看不明白了,所以按自己的理解和我姐的说明这么写了。度娘实在不靠谱。

后面可以大把撒糖了。开心。

【鳟鱼】Lemon

Chapter5

在何戊尊第一天颇为霸道的“宣誓主权”之后,刘若瑜便也没在被为难过。他对于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在公司里竖立起来的微信还是有自信的——谁敢驳他何副董的面子呢?

当然了,情商高的人是占多数,不解风情的人也不是没有。

他处理完工作,习惯性的在下班前的十分钟推开刘若瑜办公室的门,等着送她回家。有些不爽地,看到了桌子上散布的一堆文件夹。

“这是……”什么情况?她做事一向有条理,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办公桌搞成这个样子。

“是那个‘麻烦的女人’刚刚送来的。说明天的晨会要分给各部门的,让我分类。”

她指的是何戊尊之前的助理,是董事长高雅派给他的。何戊尊嫌她做事情不够稳重,每次见到自己又都是一副大脑当机的有些花痴的模样,不过了几天就实在忍受不了的把她还给了高雅。

“找你麻烦?”“你都说了,是‘麻烦的女人’。不过我才不管,我又不是她下属,凭什么把她的工作扔给我。当我是傻白甜好欺负呀……”

何戊尊闻言有点不淡定,不禁脱口而出一个“好”,刘若瑜捂嘴“咯咯”地笑了两声。

“那你可以下班了吗?”

“等我把这个,”抱起了桌上一摞文件,“还给她。”说完朝身后人俏皮眨眨眼。何戊尊拎了她的包,然后上前一步帮她拉开门,她略一颔首狡黠的笑着走出去,走到那间办公室前用脚开门,在那个女孩子震惊的目光里直接把抱着的文件全都摊到她眼前,如释重负地拍了拍手,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何戊尊对那女孩子友好的一笑,关上门,两个人边笑着边走去停车场。



红灯停车时,何戊尊回头看了眼。刘若瑜正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若瑜,过两天跟我回趟中国,可以吗?”

“回去做什么?”“我们的副总经理兼创意总监高兴,提了新的一个创新方案,一定要我们回去一起商量让后确定实施。所以我要回去。”

绿灯亮起,他踩下油门,车子平稳的滑出去,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你也能去的话,我会轻松一点。”

“老板。”刘若瑜把思绪从手机里抽离出来。“工作的事情,全听您安排。”



然而当她站在门前看着何戊尊和陈凯文一起把她的行李搬上车,却有些犹豫了。

这么多年回去一趟,是不是应该回家看看?

可是,她的家不欢迎她。



她转身跑进屋里,上二楼走到卧室,不知翻出了什么东西放进随身带着的包里,然后又跑下去。

陈凯文正略显疑惑地看着她,“你看我做什么?”始终是笑着,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

“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给韩木哥哥打电话,听见没?”“知道。您放心吧。”陈凯文却觉得妈妈的笑和平时不大一样,有些……怪怪的。

但愿只是错觉。



刘若瑜前一天晚上没有睡好。一登机,就拿了毛毯,闭眼休息了。

何戊尊拿了本书出来看,时不时扭头看一眼旁边的人。没过一会儿,忽然感觉肩膀一沉,再回头看,她已经睡着了。

他就开始静静地看她。他还未曾这样仔细的看过她,看她那两道温和的眉,卷而翘的睫毛,下面高挺的鼻梁……



他多想她能给自己一个照顾她的机会。她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离开他,就此了断吧。你值得更好的。我想你幸福……

我喜欢你。”

何戊尊在大学毕业之后陆续交过几个女朋友

此刻,他像情窦初开的少年,小心翼翼地对喜欢的人倾诉着自己的满腔爱意。

多想让她听见,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行。

他要等,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把一切讲给她听。





下飞机,取好行李,高兴已经早早的等在那儿了。看见何戊尊殷勤地想要接过后面的女人的箱子结果被拒绝,他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你也有今天”。

高兴十分热情的跟刘若瑜打招呼,超过5秒地握手,然后在刘若瑜讶异的眼神以及他何董的注视下松开了她的手。



当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往机场外走时,刘若瑜还是一脸关切的看着高兴一路从自己左边跑到右边,然后趴在她师兄耳边儿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看见何戊尊赏了他后脑勺一掌。



高兴说的是:“何叔,你这算是追到了?”

何戊尊拍了下他的脑袋:“别瞎说啊。这是我助理。”

——————————

先写这么多?这两天每天去学校。脑壳儿疼

谢谢爱心评论的小可爱们。咸鱼的我实名感动

还有几天开学了。我尽量多写一点啊啊啊啊啊

[30天x幻想]/8//桃心/

-em新手开车注意避让。。。
-真人预警严重ooc
-特别鸣谢教练我蕤@绿蕤i一朵小卿吹呀_ 
-觉得写的不好的朋友们尽管来骂我都OK的

——————————————

https://shimo.im/docs/5rcNEYap18MWpUGT/

——————————————